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古风→ 半缘修道半缘君雍子昂阙天瑶

半缘修道半缘君雍子昂阙天瑶

作者:暖暖 主角:阙天瑶 雍子昂  来源:万读小说

完结免费 虐恋短篇

阙天瑶雍子昂小说哪里看,QQ1234小编为各位读者大大带来这本《半缘修道半缘君》小说,这是作者暖暖倾心创作的虐恋言情小说,故事情节精彩纷呈,人物刻画鲜明,推荐给各位读者大大,希望大家喜欢。精彩内容:初见时,他是万千尘埃中的一缕光。可后来,他成为她的妹夫,把她禁锢在身边,日夜折磨。面对爱人的误会,妹妹的刻意陷害,已经怀有身孕的她又该如何抽身而退? ...

5万字 更新:2019/09/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阙天瑶雍子昂小说哪里看,QQ1234小编为各位读者大大带来这本《半缘修道半缘君》小说,这是作者暖暖倾心创作的虐恋言情小说,故事情节精彩纷呈,人物刻画鲜明,推荐给各位读者大大,希望大家喜欢。精彩内容:初见时,他是万千尘埃中的一缕光。可后来,他成为她的妹夫,把她禁锢在身边,日夜折磨。面对爱人的误会,妹妹的刻意陷害,已经怀有身孕的她又该如何抽身而退?

免费阅读

当阙天瑶醒来时,身在柴房。

虽说腹部没那么痛了,但她身子虚弱得很,勉强从铺满干草的地上爬起来,刚一抬头,就被蒙了半脸蜘蛛网。

她轻轻拂开脏物,嘲讽一笑,雍子昂,你竟恨我至此。

嘎吱。

破旧的木门被推开。

“阿姐,你瞧瞧自个儿现在的样子,哪儿有半分长公主的风姿?”阙霜雪掩着口鼻,道。

阙天瑶的眸光却蓦地一亮,朝前几步想如过去一样挽住阙霜雪,却又讪讪地停下,怕自己这一身泥灰沾在阙霜雪身上。她局促地开口:“霜雪,阿姐现在能仰仗的也就只有你了,你可否……帮帮阿姐?阿姐别无所求,只想让孩子顺利出生……”

她看阙霜雪面色不虞,又很快道:“若是让你为难,便罢了。”

一年前,天阙国战败,几座城池,无数金银珠宝,以及她们姊妹俩被一起拱手送到元昭国。

她被送给太子,而阙霜雪则被送给雍子昂。

也只有她阙天瑶长公主的身份,才配得上元昭国太子。

但如今……想来霜雪在将军府中的日子也未必好过,雍子昂那般冷硬的人,又有谁能把他的心捂热?

说不准雍子昂还会因为自己的存在,而为难于霜雪。

阙霜雪却忽然展颜一笑:“如今我唤你一声阿姐,是念着旧情。但你似乎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你不过是将军府上一个下贱的小妾,早就不是那风光无限的长公主了!你在大婚之夜爬上雍子昂的床,被两国耻笑,连着我也沾了你的光呢!”

她曾想借机嫁给太子,却因为阙天瑶的事,连太子的面都没见着,兜兜转转还是嫁了雍子昂。

将军夫人,怎么跟太子妃的位子相比?!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阙天瑶!

想到这儿,阙霜雪眸光阴冷。

阙天瑶被这番话刺激得头脑空白,片刻后才讷讷地伸出手,对阙霜雪招了招:“是阿姐连累你了,雍子昂为难你了吗?我去跟他解释……”

“你这么蠢的女人,只因为你母妃是皇后,只因为你早出生两年,就获得了长公主的殊荣?”阙霜雪又是不甘又是嘲讽,“嫁给太子是你的荣幸,你却朝三暮四,错把鱼目当珍珠!”

接二连三的话,愣是让阙天瑶回不过神来。

“霜雪,你……”

而眼前的阙霜雪步子却微微退后,脸上的戾气与愤懑全都不见,转而幽幽地道:“阿姐,你别再逼我了!子昂有什么不好?如今你已是子昂的女人了,又何必想着法去见太子?我不会帮你的……你别再为难我了……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

忽然间冷气四散,一道身影上前来拥住阙霜雪。

雍子昂把她护在怀里,一双眼眸中含着无尽的失望和冷意。

“子昂……”阙天瑶一会儿看看雍子昂,一会儿看看阙霜雪,千言万语哽在喉咙里,“我没有……”

只是雍子昂已经连听都觉得浪费时间。

他嘲讽地勾起唇角:“瑶儿,过来。”

阙天瑶浑身止不住发颤,她知道,雍子昂绝不会对她心软。可她好想,好想被雍子昂抱着,呵护着,就像从前那样……她闭了闭眼:“雍将军,你愿意怎么看待我,就怎么看待吧!左右你也不会相信我!我只求你留下这个孩子,好好照顾他……”

雍子昂大笑不止:“阙天瑶,你以为我会那么好心,让这个野种出生?!”

是啊,他怎么会?

阙天瑶心中蔓延出滔天悲痛,她悔恨自己明白的太迟了……这一切都太迟了,迟到她已经步入了陷阱中,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了……她越是清醒,就越是痛苦。她捂住自己的小腹,那里面正孕育着她和雍子昂的骨肉,可……她硬生生吞下了自己的泪意,决不能流露出一丝软弱!她倔强的仰头看着雍子昂,一身红衣张扬又凄楚:“你舍不得我。”

雍子昂的笑声骤然停下,他双眸像是猝了毒一般,沉冷地盯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你舍不得我!若非如此,你何苦在太子殿前跪了一夜,留下了我这条贱命!你为何不一刀了结了我的性命,反而是留着我在你这将军府上,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爱我,雍子昂。所以你恨我,你要折辱我,要让我痛苦,却不想让我死。”

阙天瑶平静地看着雍子昂,只是那双眼眸里却灰暗一片,即便她知道又如何?她能改变什么?她早就中了招,落了圈套,根本无法洗清自己。

雍子昂冷厉地笑,伸手掐住阙天瑶纤细的脖颈,沉声道:“不,你错了。若我爱你,怎舍得这般掐着你,怎舍得让你有一分一毫的痛楚?我从前爱你时,舍不得你受一点委屈。”

“如今,我爱的是霜雪。”

“你不过是我泄愤的玩物罢了。”

“若你再敢招惹霜雪,莫说是这个野种了,就算是你,也要用命给她赔罪!”雍子昂说完最后一个字后,狠狠甩下阙天瑶,她重重摔倒在地,心里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拧住。

好痛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

    手机足彩比分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