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古风→ 重生侯门:嫡女多娇

重生侯门:嫡女多娇

作者:千奈奈 主角:季云笙 沈亦然  来源:微小宝

完结免费 重生

季云笙沈亦然小说哪里看,QQ1234小编为各位读者大大带来这本《重生侯门:嫡女多娇》小说,这是作者千奈奈倾心创作的古风重生小说,故事情节精彩纷呈,人物刻画鲜明,推荐给各位读者大大,希望大家喜欢。精彩内容:一把冰冷的匕首,穿透她的胸膛,葬送了她的性命。含恨而死,再睁眼,却没有想到,回到少年时。她还没有嫁给温齐,她还没有收养养子,家族还没有衰落,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144.9万字 更新:2019/09/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季云笙沈亦然小说哪里看,QQ1234小编为各位读者大大带来这本《重生侯门:嫡女多娇》小说,这是作者千奈奈倾心创作的古风重生小说,故事情节精彩纷呈,人物刻画鲜明,推荐给各位读者大大,希望大家喜欢。精彩内容:一把冰冷的匕首,穿透她的胸膛,葬送了她的性命。含恨而死,再睁眼,却没有想到,回到少年时。她还没有嫁给温齐,她还没有收养养子,家族还没有衰落,一切都可以重新来过。

免费阅读

永贞三十八年,大历良县。

这个冬季最冷最大的一场雪,整整下了五天,雪太大,偏远山县早已经被雪封山,就算是城里街上出行的行人,也是寥寥无几。

正这时,城门远处缓缓走来一个身影,雪地里留下一深一浅的脚印。

对方的脚步显得有些蹒跚,身上脏兮兮的衣服混着尘土,破烂不堪,已经是看不清楚衣服原来的颜色。

季云笙走的很慢,寒风凛冽的刮着她的皮肤,犹如利刃在脸上狠狠的刺着。

养子高中了。

这是两个月前,她从别人那里得到的消息。

所有人都让她赶紧去找养子,他们还说,让她到了城里好好享乐,毕竟这些年,她活的不容易。

其实季云笙也不盼别的,只希望,养子能给她口饭吃。

因为没有钱,她从村子往良县走了两个月。

马上就要到城门了,她有些高兴,不知道养子,现在过的怎么样了?应该是仆人拥簇风光无限吧!

迎着簌簌而下的雪花,让她想到了当年与丈夫温齐相遇的那个冬日里,丈夫一身素白衣装,站在翰林院门口,温润儒雅,仿佛一眼,就看进了她的心底。

“闪开,闪开,别挡道……”

正当她怔愣着的时候,突然远处一记喊声响起。

季云笙怔怔的看着马车朝着自己袭来,却忘了躲闪

“吁……”一声长长的止马声响起。

季云笙本以为自己会被撞上,但是没有,她只是踉跄了两步,跌倒在雪地里。

她身体不好,只感觉五脏六腑都撞击出来了。

“死老婆子,你怎么走路的?”季云笙正在起身,直接被马车上下来的人一脚踹回了地上,疼的她整个人止不住的颤抖。

“对……对不起……”她颤抖着嘴巴,小心翼翼的说道。

正这时,马车响起了声音,“福林,怎么了?”

那仆人闻声,连忙回到马车边,“大人……路上有个乞丐婆子,挡住了我们的路。”

季云笙摸着自己皱老的脸,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她不是婆子,她今年三十不到,不过因为做的活儿多,生生把自己给熬坏了。

就在这时,余光一瞥,一张熟悉的面容,赫然出现在季云笙的面前。

“阿宇……”季云笙惊呼,眼睛倏然的睁大。

季云笙不敢相信,要见的养子,居然在这城门口就看见了。

十六岁的温宇,眉宇之间已经褪去了稚气,在京城一年多的洗礼下,已经不再是个穷酸小子,浑身上下透着的,是一番贵气。

温宇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良县城门口遇到这位养母。

只是,本该一切辉煌都是季云笙的努力赐予的温宇,脸上却没有一丝丝的激动,反而显得有些冷漠。

他沉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

不等温宇话说完,季云笙激动的说道:“我来找你,你爹不见了,我听说你中举了,所以来找你……”

“阿宇,是谁呀?”

正当季云笙激动的说话,马车内,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

季云笙激动的身子突然一僵,只见马车内还有两个人,一男一女。

“如……如烟……是……是你!”季云笙结巴着,眼底里带着不可置信。

再看女子身旁坐着的男人,不就是自己失踪许久的丈夫温齐吗?

季云笙快要惊掉下巴,这本该十一年前就去世的如烟,怎么出现在这里?而丈夫,又怎么在养子的马车里的?

如烟是养子温宇的亲生母亲,十一年前那个冬夜,如烟身染重病,送来乖巧的温宇,她和丈夫温齐见她可怜,自己又无所出,便将孩子收在膝下。

她没有想到,原本应该重病离世的如烟,居然出现在养子的马车上。

如烟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了季云笙。

说起季云笙,十多年前,可谓是京都人人争相要迎娶的才貌双全太傅之女。

可如今的季云笙,不过是一个丑陋的女人,站在付如烟的面前,可以说,连她都不如。

想到这里,付如烟突然的笑了。

季云笙不懂她的笑,张合着嘴巴,“如烟,你不是……”

“已经死了?”如烟笑说道,“怎么可能?季云笙,你是盼着我死吗?”

“不……不是……”

“放心,我会活的比你好,比你长,像你这种抢夺别人丈夫的女人,落的今天这般下场,真是活该!”

季云笙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看了看丈夫温齐,又看如烟,只见他们,十指紧扣。

有些答案呼之欲出,但是季云笙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耳边,只听如烟的声音说道:“当年,要不是你看上了阿齐,他会被迫娶了你这个太傅之女吗?要不是你,我和阿齐会分开那么多年?要不是你,我的儿子阿宇至于交给你抚养?要不是你……”

如烟说到后面,自己都笑了。

季云笙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却张着嘴,说不上话来。

“阿齐为了我们母子,良苦用心,倒是不曾想,你这太傅府,似乎不大牢靠,反而害的阿齐,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如烟的话,犹如针一般狠狠的刺着季云笙的心。

如烟是什么意思?

难道,丈夫对她做的一切,都是在做戏?

“为什么?”季云笙不敢相信的看着马车内的温齐。

不过温齐倒也诚实,没有过多的隐瞒,直接说道:“当年你为太傅之女,风光无限,娶你,能让我仕途亨畅,能让烟儿过上更好的日子,而温宇,是我的儿子,我不能让他流落在外。”

“所以,这是你把他养在身边的原因,所以……你为了报复我,利用我,帮助你们一步步走上富贵的道路?”季云笙颤声问道,脊背却挺的直直的。

温齐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季云笙感觉心脏像被人一片片的撕碎,眼泪夺眶而出。

她没想到,十年的付出,为了丈夫养子过的好,她一人做三人的活,把自己熬坏,才撑起了这个家,可换回来的,是背叛!

她的手捂着眼睛的泪水,碰触那丑陋老皱的面容,手上还有当年救丈夫那个锦盒留下的伤疤,碰上雪,刺疼锥心!

“呵呵……”季云笙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如烟似乎很满意季云笙这番错愕的表情,“说来,也是你自己自作孽,季云笙,谁让你喜欢阿齐了?当年,我们青梅竹马,是你狠心拆散我们的!”

“狠心拆散?”季云笙想笑,当年,温齐对自己的追求,多么热切,因为温齐是父亲得意门生,他经常进入太傅府,接触多了,对情事懵懂的她,被温齐的疯狂追求最终沦陷了心。

可现在,居然得到四个字:狠心拆散!

她双手紧紧的攥着,整个人止不住的发抖。

只见付如烟看她的双手,又笑,“瞧瞧这手,可不就是当初为了从屋子里抢夺阿齐给我写的书信的锦盒,烧伤的手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

    手机足彩比分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