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我在东北那些年

我在东北那些年

作者:那血 主角:冯斌 林如月  来源:酷爱书院

连载免费

由作者那血最新创作的《我在东北那些年》小说最近非常火爆,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冯斌林如月,作者大大的文笔流畅、细腻,故事情节扣人心弦,男女主角形象塑造饱满,推荐给各位读者大大阅读。精彩内容:冯斌大学毕业以后,应父母要求回到东北沈河区创业。在回家的路上,冯斌邂逅了杨阳美女。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冯斌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

38.4万字 更新:2019/09/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由作者那血最新创作的《我在东北那些年》小说最近非常火爆,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冯斌林如月,作者大大的文笔流畅、细腻,故事情节扣人心弦,男女主角形象塑造饱满,推荐给各位读者大大阅读。精彩内容:冯斌大学毕业以后,应父母要求回到东北沈河区创业。在回家的路上,冯斌邂逅了杨阳美女。后来,在表哥的帮助下,冯斌在一家商场找到了工作。

免费阅读

这个忍辱负重的女人好像天生就享受不了安逸的生活,当早上的晨光崭露头角的时候,她就在责任的催促下起床了。她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冯万福,昨晚那种震耳欲聋的鼾声已经被均匀的呼吸声所取代。李春云没有忘记昨晚的事,但经过一夜的休息,她的心情平静多了,况且早上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她操劳,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当下要做的就是洗脸刷牙,然后招呼儿子起床。

李春云来到客厅,发现曲淑琴老人在厨房看着一锅正在炉火上冒着腾腾热气的粥,就走过去问道:“妈,这么早就起来了。”

“小云,昨天晚上几点回来的啊?”

“到家的时候好像都半夜了,”李春云回忆道,“妈,昨天万福是不是又喝多了。”

“没有,就跟同事喝了一点,到家的时候已经醒酒了。”

李春云对曲淑琴的这种态度已经见怪不怪,就当是自找没趣。曲淑琴老人对她的宝贝儿子向来袒护,这种袒护没有原则,无论冯万福在外面做了什么事,在老人眼里都没有过错。就拿喝酒来说,曲淑琴从没有批评过他,不是装聋作哑,就是在李春云动怒的时候充当和事老。李春云又不能跟老人生气,别看冯万福平时和和气气,可谁要是说他母亲几句,就仿佛成了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这娘俩一唱一和,根本不给别人见缝插针的机会。

“妈,你去把阿斌叫起来吧,一会儿又该手忙脚乱的了,让他早点起来收拾书包。”说完,李春云就去洗手间洗漱了。

叫冯斌起床并不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他的精力一直很充沛,三两下就能从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完全是应付了事,吃饭的速度也比一般的孩子要快,然后他就骑着母亲亲自带他去车行挑选的那辆纯黑色的自行车一路飙到学校。以前姐弟俩虽然是一起出家门,可是冯斌嫌姐姐骑得慢,总是撇下她,自己先行。

不一会儿,冯三德从外面回来了,手里提着一袋子油条。

冯斌坐下来就开始吃,边吃边问:“妈,姐姐在那边上学了吗?”

“上了,快吃吧,别一会儿急三忙四的。”

冯斌闷头将饭吃完。其实这两天他一直都不太适应,他已经习惯了和冯雪寒一起吃早餐,一起争抢厕所,但是他毕竟已经是小学生了,不会再无缘无故地哭闹和趴在地上打滚。在他这个年龄段,都认为自己已经能做许多大人做的事。冯斌背起书包,跟家里的所有大人打了招呼,就匆匆上学了。他一步两级地跑下楼,对身体的平衡能力非常自信。来到车库,他站在那里,并没有马上取出自行车。冯雪寒那辆粉红色的女式自行车就停在他的自行车旁边,从冯雪寒离开的那天开始,冯斌就开始这样做了,他尽量把自己的车放在这辆粉红色自行车的旁边,他决定从今以后都要这样做,即使位置被别的车占据了,他也要在这辆车旁边挪出一块地方来放自己的车。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也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在成年人的眼里,这样做似乎还有些可笑和不吉利,因为冯雪寒毕竟只是去念书而已。但是冯斌不懂得这些世风习俗,他只想这么做,也许是希望当冯雪寒回来的时候,身边的一切都跟她走的时候一样吧。

冯斌除了正常上学之外,周日还要参加一个退休老教师在家里办的补习班。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学习任务繁重,但是他头脑聪明,能够应付自如。平时在学校,他跟班主任张老师的关系处得很好,上课的时候认真听讲,作业也认真完成,该放松的时候,他的活泼好动又给张老师一种朝气蓬勃的印象。最重要的,他的品质无可挑剔,从没有欺负过同学,有时候张老师到区教委办事总是带着他跟另一个同学,让他们帮忙拿一些东西。虽然从老师的角度来讲,这是可以利用的免费劳动力,但对于孩子们来说可算是莫大的荣誉了。所以冯斌的校园生活可以说是如鱼得水,暂时跟烦恼告别了。

冯斌来到学校的时间很早,目的是为了跟那些家住学校附近的同学一起踢球。那些人几乎每天早早来到学校,在小操场上自以为是地卖弄着所谓的球技。不过,中央路小学的逐年萧条是在所难免的,因为附近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动迁,那些曾经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厮混在一起的小孩子们也被拆散了,学校的生源也逐年递减。在这些踢球的学生当中,就有冯斌曾经的死对头,如今的好哥们儿刘强。

冯斌骑车的速度很快,看门的老大爷对这种骑车如奔命的学生基本视而不见,冯斌骑进学校,并没有马上把车停在前院的车库里,而是绕过教学楼旁边的小路,穿过一道半月形的拱门,直接骑到操场中央。只见他左手用力捏住前闸,身体向左倾斜的同时左脚点地,利用上半身的力量稳住车把,在惯性的作用下将车身甩出,来了一个漂亮的急停。周围的同学看到他来了都很高兴,有几个外班的刺头,平时以欺负低年级学生为乐,也不敢过多说三道四,因为冯斌身边有个称霸学年组的人物,那就是刘强。凡是跟刘强走得近的人,都仿佛沾了他的霸气,让人敬而远之。

“阿斌,怎么才来。”刘强远远地喊道。

“还嫌晚,你知道我在路上骑得有多快。”冯斌说着把车骑到操场一旁停下。

“你还是把车放到车库去吧,别一会儿被球给闷了。”

“没事。”

冯斌将车扔在一边,跟大家一起踢球。他忘我地争抢,即使跟别的同学拌在一起,或是被踢到身体,也依然沉醉在快乐中。有几个低年级的学生,平时喜欢跟他们打成一片,为的是彰显他们的与众不同,也能提升他们在班级里的地位。每一年都是一个轮回,当这一届的问题少年毕业了,这些五年级的学生则顺利地继承他们那自认为了不起的地位。

冯斌正踢得兴起,冲到前面去抢球,不料对面控制球的低年级生突然起脚,球硬生生砸到冯斌的脑门上。这一下挨得脸面全无,倘若换做别人,为了维护尊严,是一定要有所行动的,至少要装装样子。

“哥,没事吧?”低年级生急忙走过来点头哈腰,陪着笑脸,摆出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没事,没事。”冯斌表情痛苦地用手蹭了蹭额头。他向来不欺负人,却没料到刘强突然冲了过来,对准低年级生的屁股,抬腿就是一脚,边踢还边骂:“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

被踢的低年级生非但没有生气,反倒像是得到了奖赏一样表现出一副卑躬屈膝的媚态,连连对冯斌道歉。冯斌既不欣赏刘强的作风,也不鄙视他的恃强凌弱,在他眼里,这不过是一件小事。他晃了晃脑袋,拍拍低年级生的肩膀,告诉对方别在意,就直接跑开了。事件的主角一旦离开现场,刘强也就找不到乱使威风的理由了,也跟着重新争夺起足球来。只不过这一次刘强像是自作主张要为冯斌报仇似的,只要球到了他脚下,他并不朝着球门踢,而是胡乱对着别人踢,使冯斌踢球的兴致大为减弱。

其实冯斌一直以来都不欣赏刘强的作派,在他看来,刘强这么做无异于一只疯狗。自从姐姐替他出头教训了刘强,刘强便主动向他示好。其实他并不想和刘强成为朋友,但是他这个人是不会拒绝别人主动接近他的,所以当刘强向他示好的时候,他就妥协了。

当时冯斌还不知道李春云正在承受着一股巨大的压力和恐惧,就算他知道,也会因为年龄太小而理解不了。晚上放学的时候,他像每天一样,在学校踢球到伸手不见五指才回家。

“都六年级了还整天就知道玩。”李春云一反常态,“今天怎么又回来这么晚。”

“我跟同学踢球啊。”冯斌理直气壮地说,这种轻蔑的态度激怒了李春云。

“你怎么不知道着急啊,你现在的成绩是名列前茅吗,这边花钱补课,那边整天就知道玩,以后放学必须按时回家。”

冯斌很少从母亲口中听到这种命令的语气,一时接受不了,反驳道:“又不是我一个人踢,别的同学也踢啊。”

“别的同学,别的同学踢球你也踢,别的同学玩游戏机你也跟着玩,你看看你姐姐,明明跟你一般大,现在都已经一个人到外地念书了。”

“姐姐也不是自己想去的,是你们让她去的啊。”冯斌觉得妈妈有些蛮不讲理。

“姐姐都那么听话,你就不能听点话吗?”

这时候冯斌只需要顺从李春云,就可以改变当时尴尬的对峙,但是他并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那句道歉的话他不愿说。他拎起扔在沙发上的书包,朝屋里走去。

曲淑琴老人正好从卧室出来,与冯斌擦肩而过。看到曲淑琴走了过来,李春云的心情更加沉重,她知道老人又想从中调解,她这样做的结果只能是惯坏了孩子。可是这一次,老人的话却出乎李春云刚才的设想。

“小云,万福还没有回来啊?”

“没呢,不知道又到哪喝去了。”

“等他回来,我得好好跟他说说,老这么喝哪行啊。”曲淑琴叹了口气,开始帮着李春云往饭桌上摆饭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

    手机足彩比分捷报